亚洲bet356体育在线投注

1770天他登上世界技能大赛特别赛印刷媒体技术项目金牌领奖台

进入瑞士阿劳的比赛会场,顾俊杰闻到了熟悉的油墨味道,“像是镇定剂,一下子宁静下来。又像是起爆剂,一下子燃起来了。”

3天,21个小时,21项工作,一台马力全开的印刷机就像是一条环环相扣的链条,容不得半点差池。瑞士当地时间10月14日晚8时许,作为全场最后一位完赛的选手,顾俊杰稳定发挥到了最后一秒。10月16日,他在瑞士阿劳的颁奖现场被宣布,获得2022年世界技能大赛特别赛印刷媒体技术项目金牌。

2022年10月16日,瑞士阿劳,顾俊杰(中)获得2022年世界技能大赛特别赛单项金牌。本文图片均为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供图

这是2022年世界技能大赛特别赛上中国队夺得的第3枚金牌,也是中国在世界技能大赛印刷媒体技术项目单项上拿到的第一枚金牌。

而对顾俊杰来说,从2017年12月11日首次备战世界技能大赛,到登上比赛的最高领奖台,他走过了1770天。近日,顾俊杰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

2022年10月16日,瑞士阿劳,顾俊杰获得2022年世界技能大赛特别赛单项金牌。

世界技能大赛有“世界技能奥林匹克”之称,平均每两年举办一次。世界技能组织定于今年9月中旬至11月下旬,在15个国家分散举办2022年世界技能大赛特别赛,共62个比赛项目。该赛事为世界技能大赛正式比赛,作为2022年上海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替代活动。

顾俊杰参与的是印刷媒体技术项目,相较其他世界技能大赛的单项而言,有工位多、内容杂、考核面广的特点。世界技能大赛中国组委会官网显示,该项目是指用单张纸胶印机或数字印刷机及其它辅助设备、仪器,利用相关材料,按要求制作加工,获得合格产品的竞赛项目。

“从动手到动脑到动机器,从传统技艺到现代印刷到工作统筹。”顾俊杰告诉记者,在本次的正式比赛中,考核了胶印、数字印刷、附加任务三大模块,共计21项工作,总工作时长21个小时。瑞士当地时间10月12日上午,考题一经布置,7位选手随即奔赴会场的7间工位,展开了紧张的工作。“7个小国旗往各自工位上一插,热火朝天,各忙各的。”

三个模块各有各的难点。由于出题的随机性,“胶印”模块的考题可能千变万化,十分考验操作员的经验和临场反应;“数字印刷”模块需要选手联动多个电脑软件设计并操作设备,还需有对于印刷质量、拼版、材料处理等全盘的了解;“附加任务”模块中,“工作计划”一项的内容是这一届大赛新加出来的,假设选手为实际生产的工作人员,需要排布书刊的印量、用什么机器、什么纸张等,还要考核印刷操作员对于印刷原理、印刷前后所有操作点的掌握。

事实上,所考核的具体模块、甚至所使用的机器是否趁手,在来到现场前都是完全不可知的。为此,顾俊杰和背后的专家团队准备了海量的题库,从会做到做精,再到操作质量和速度的同步提升,关于印刷媒体技术的方方面面进行了反复的操练。也是这大量的训练给了顾俊杰足够的底气和实力,站到云集了世界顶级选手的竞技舞台。

高手过招,比的是技能,也是心态。比赛的最后一天中段,因为手头的机器和日常操练的设备手感有差异,顾俊杰碰到了颜色一时调得过深的状况,捏住一把汗,他也只能放平心态,一点点把色彩“救回来”。不止如此,顾俊杰被排到最后一天最后一个进入“胶印”工位操作,这是公认难度高、占分多的工作,他还偏巧碰上评审老师吃晚饭的饭点。不得已,顾俊杰在休息室一路“枯坐”了2个小时,期间不得使用通讯设备、不得与人沟通——由于担心饭后大脑供血不足,影响肌肉动作和头脑反应,他没有选择去吃饭。

“一般大家可能想不到,‘等待’也是一门功夫,是我们提前训练和模拟的一个步骤。” 顾俊杰笑着说,比赛的第二天,他甚至在某个间隔等待了3个小时。到最后一个关口了,他顶住压力,一口气“摒”到了操作的开始。“成败在此一举。”手上动作一开始,他也就进入了心无旁骛的“心流”状态。当日晚上八时许,顾俊杰最后一个走出了考场,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下。

瑞士当地时间10月16日,名次揭晓。凭借精湛的技术和高水平的发挥,顾俊杰代表中国队,首次摘下了印刷媒体技术项目的金牌。身披中国国旗,他站上了最高领奖台。

在顾俊杰的手机备注里,首次为世界技能大赛备赛的日期要追溯到2017年12月11日,经历两届大赛的备赛,到2022年10月16日夺得金牌,他一共走过了1770天。

2001年,顾俊杰出生在上海,父亲在上海做车床技术工,这给他从小留下了“技术崇拜”的影子。2016年值中考,虽然成绩在班里名列头几位,但因随迁子女的身份,顾俊杰中考受限,在初中老师的推荐下选择了“3+2中高职贯通培养“,开始结缘印刷包装技术。2021年从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顾俊杰留校做实训中心的教学辅助工作。

在现在的顾俊杰看来,对于技术的选择“没有错“。头一年的理论课程,就让顾俊杰对印刷术着了迷,他惊叹于这个从古代流传而来的伟大发明,如今看来内里竟仍有那么多门道。“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扎实的文化课,在潜移默化中为他后期的实践训练奠定了基础。

2017年,为了参加印刷行业大赛,顾俊杰开始进入中职学校的校队,而后通过层层选拔越赛越强、越战越勇,开始进入市队、乃至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中国代表的选拔赛中。虽然彼时最终在全国7进3的比赛中止步,但这名小将已经将眼光和对自我的要求,放到了整个世界的范围。

但顾俊杰仍然记得,从2017年开始备赛的前两三年,是他精神压力最大的时段。海量的知识灌入,让他疲惫又无措,随压力而来的便是状态的不佳,时常手冷、干不好活。“但我爸妈一直相信我鼓励我,告诉我不必有任何后顾之忧。”技术没有捷径,靠着强大的信念和海量的训练,顾俊杰逐渐走过了最难的时光。

事实上,每一位选手终其一生只能参加一次世界技能大赛,这也意味着每一位竞争的对手都不可预测,能做的只有在自己的领域发挥到最好。对顾俊杰而言,用手是能平整流畅地把一张纸送入机器,用眼是能配合放大镜辨别色彩的细微区别,用脑更是要记忆、规划、计算、运用多个软件、多台设备,更毋论要熟识形形的油墨、纸张、印刷品等等的特性。

背后的专家、教练团队也在各方面提供了支持。除了在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进行主要的训练,顾俊杰还曾前往国家队在福建、江西等地的辅训基地,以积累相似机器在不同经纬度、气候、环境下的使用经验和手感。“像开车,虽然开车的技术都会,但不同的车开起来感觉还是不一样。”这些前期的训练,也使得顾俊杰在世界大赛的赛场,和各种机器基本都实现了快速磨合。

瑞士阿劳,顾俊杰(图中)与同去的项目中国专家组组长李不言老师(图右)、翻译岳颖琳老师(图左)。

受疫情的影响,2022世界技能大赛特别赛的最终出战资格,顾俊杰是在今年7月底至8月初才确定的,相较往届选手而言,备赛要更赶一些。但顾俊杰并不为此心忧,事实上,在今年上海疫情期间,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的实训基地,有整整三个月,每天按照教练的远程指导,进行技能、英语和体能方面的训练——顾俊杰解释,21小时的完赛,对人的体力和心态都有极大的考验,这3个月的训练,让他提升良多。

而在正式比赛的背后,来自校内外的专家团队也克服时差,随时跟进,陪着他打磨技术和战术。在正式比赛的前一天,选手有一天的“设备熟悉日”,顾俊杰发现,其中大幅面的喷绘机器,机型不在预料中。他和同去的翻译和一位专家老师沟通后,快速将情况汇报给了后方专家团队,团队连夜在国内寻找相关品牌的资料说明书等,帮助他掌握熟悉机器。

虽然已得金牌,但顾俊杰的学习之路并没有结束。顾俊杰认为,一则是日新月异的技术,二则是领域不同分支上有丰富经验的前辈们,都等待着他去探究和学习。而在行业内由技能使用者变为科创者,也是他的前进之道。

“在我看来,世界技能大赛不仅是一个技能比赛,它也是一个宣扬技能的平台。国家需要更多的大国工匠、能工巧匠。希望有更多的青年人加入到技能的队伍,扎实地为国家做出一点自己的贡献。”顾俊杰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